我国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研究

  基于全国30个省份2010-2012年的面板数据,通过对原始数据进行2轮筛选,运用AHP-DEA模型对我国各个省份的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进行分析、比较。研究表明我国东部地区的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依然较强,对外贸易发展形势有望继续繁荣;中部地区外贸可持续发展能力比较弱,需对贸易结构或贸易形式进行改进;西部地区的外贸可持续发展能力很差,影响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的主因素是高新技术发展水平和出口“三废”的排放量大小;全国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排名前三的分别是北京、黑龙江和上海,最后三名是河南、新疆和吉林,其中西藏排名第19位。 
  关键词层次分析法(AHP);数据包络分析法(DEA);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 
  中图分类号F752 文献标识码A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对外贸易发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外贸结构依然存在较大问题,由此也引起了对外贸易与环境保护不协调等多种问题;与此同时,人们开始思考这种拉动经济增长的对外贸易方式是否具有可持续性,是否有利于有效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是否有利于我国经济长期健康发展。借鉴张颖聪(2011)与周妮笛(2010)的实证方法,本文采取AHP-DEA模型,基于全国30个省份的面板数据构建了17个指标,旨在对每个省份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进行综合分析。 
  一、评价指标的构建 
  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的评价关键在于建立反映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指标体系,参考欧阳强、谢兮晨(2012)与张欣、于萌(2009)对于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的评价指标体系,结合我国对外贸易发展的实际现状,本文从对外贸易规模效益、对外贸易贸易效益、对外贸易经济效益、对外贸易技术效益、对外贸易生态效益及对外贸易资源效益等方面进行考虑,选取的17个评价指标详见表1。其中,机电产品竞争力系数(X7)=(机电产品出口-机电产品进口)/(机电产品出口+机电产品进口),即表明我国机电产品出口竞争能力;进口技术效率(X12)=高新技术产品进口额/总进口额,表明对外贸易对技术改造及技术转化的影响程度;出口贸易废水净排放量(X13)=(工业出口总值/工业总产值)×工业废水净排放量,X14与X15公式类似,表明贸易对环境的污染程度;初级产品效益度(X16)=初级产品进口比重/初级产品出口比重,表明对外贸易对资源利用开发的合理性;进出口能源密集度(X17)=(单位金额进口耗能×进口额)/(单位金额出口耗能×出口额),如进出口能源密集度大于1,表明出口产品耗能量小于进口产品耗能量。 
  二、评价方法的选取 
  目前,国内常用的评价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方法主有层次分析法(AHP)、主成分分析法(PCA)和数据包络分析法(DEA)。层次分析法是一种多目标决策方法,基本原理是将复杂的系统分解目标、准则与方案等层次,并根据主观判断来计算一系列方案的相对重性程度。尽管此方法较简单明确,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人们的经验,受主观因素影响较大。主成分分析法是将多指标转化为少数几个综合指标,并根据指标所提供的原始信息产生客观的权重系数,但缺乏对各个指标相对重程度的考虑。数据包络分析法是一种以相对效率概念为基础的非参数统计方法,用于评价相同类型的多投入与多产出的决策单元是否具有技术有效,该方法不需确定各指标权重,受主观因素影响较小,但是不能反映决策者的偏好。综合考虑以上方法的优缺点,本文选择将AHP与DEA两种模型结合起来,以此来评价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 
  (一)AHP模型分析法 
  1.构造层次分析结构。根据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体系,本文建立了全国30个省份的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层次分析结构,具体结构见图1。 
  2.构造判断矩阵与一致性检验。根据层次分析法原理,通过比较分析各因素的相对重性,确定各因素的重性分值,构造出各层次的所有判断矩阵C。假设判断矩阵的最大特征值为λmax,其对应的特征向量为W,有AW=λmaxW,W为准则层相应元素对于目标层相对重性的权重向量;同时,需对矩阵进行一致性检验,构造一致性指标 
  CI=SX(λmax-nn-1SX) (n为判断矩阵阶数) 
  若随机一致性比率CR=CI/RI<0.10,表明判断矩阵具有满意的一致性,否则需调整判断矩阵中元素的取值①,而最终指标层对于目标的排序权重还需进行总排序,最后对总排序进行一致性检验。    (二)DEA模型分析法    首先,在既定的评价指标数据上,通过分析筛选出评价指标鉴别力较高的指标,构成第二轮评价指标体系,再对指标进行相关性分析,筛选出相关性较低的指标,产生第三轮评价指标体系,对第三轮指标区分投入指标与产出指标,最后用软件deap2.1得出相对效率值。    (三)AHP与DEA模型集成    AHP模型评价值反映决策者的主观偏好,DEA模型评价值反映决策单元实际投入-产出的有效性,对两种评价值采用线性加权的方式,最后较为客观地反映出各省的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计算公式为    A=αy+(1-α)θ    上式中A为综合评价值,α为主观偏好系数,可取0,1之间任何值,本文取α=0.5;y为AHP模型评价值,θ为DEA模型评价值。    三、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的实证研究    (一)数据来源及预处理    笔者选取2010-2012年中国大陆30个省份的贸易数据为样本②,所使用的各省份数据主来源于2011-2013年的各省份统计年鉴及国研网,其中全国进出口额及利用外资额数据来源于2011-2013年的《中国统计年鉴》,而各省份的研发支出(R&D)来源于2011-2013年的《中国科技统计年鉴》。本文对原始数据的预处理主是将所有指标正向化处理,正向化是指所有指标同趋化,重点是解决逆向指标的指向问题,即将原来与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负相关的指标,通过变换使之与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正相关。本文涉及的逆向指标共三个,分别是出口贸易废水净排放量(X13)、出口贸易废气净排放量(X14)和出口贸易废渣净排放量(X15),对这三个指标采用取倒数的方法使其正向化。由于各指标的单位有所不同,不能统一量化,本文对所有指标选用无量纲方法进行同量度处理,最后得到标准化后的数据。   (二)AHP模型评价及简分析    本文通过构造所有的判断矩阵,并用excel对其进行一致性检验,得出相应的各指标权重(见表2),其中目标层-准则层矩阵CR值为0.030,对图1的准则层-指标层从左到右构造判断矩阵的CR值分别为0.0219、0.033、0、0.046、0.046和0。由于所有矩阵的CR值均小于0.1,所以满足一致性检验;通过加权总层次排序得到CR值为0.037<0.10,也满足一致性检验。    由上述指标权重分别计算全国30个省份的3年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值,结果见表3。从AHP模型评价结果来看,在三年变动情况中,大部分省份是下降模式(包括持续下降和n型下降),可见相对于2011年的情况而言,2012年全国大部分省份的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有所降低,其中下降最大的分别是浙江、北京与黑龙江。从平均值来看,排名最高的三个省分别是北京、黑龙江和上海,排名最低的三个省则是新疆、吉林和陕西。    (三)DEA模型评价及简分析    1.评价指标鉴别能力分析。评价指标鉴别能力指的是评价指标数据区分评价对象特征差异的能力,本文的评价指标鉴别力分析时指区别不同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高低的能力。如果所有被评价的省份在某些指标上波动范围很小,则认为该指标鉴别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的能力较低,反之则具有较高的鉴别能力。    本文采用离差系数(CVi)来描述评价指标的鉴别力,CVi=SX(SiXTX-SX),其中Si表示该指标的标准差,XTX-表示该指标的平均值。本文划定CVi=1为临界值,当CVi1时,认为该评价指标鉴别能力较弱,予以删除。通过计算17个指标离差系数的2010-2013年的平均值(见表4),本文保留X1、X2、X3、X4、X6、X7、X8、X11、X12、X13、X14、X15及X16这13个指标,构成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的第二轮评价体系。    2.评价指标相关性分析。评价指标之间通常具有一定的相关性,这意味着重复使用评价对象的某些信息,这样会缩小或放大某种因素对评价对象的影响力,进而减弱评价指标的有效性,降低评价结果的可信度。本文初始已对指标数据进行正向化、标准化处理,通过对第二轮13个指标进行相关性分析,得出相关系数矩阵,进行检验水平=0.01的相关性检验,结果表明X2与X4评价指标的相关系数具有统计学意义,删除后保留剩余的11个指标,构成了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体系的第三轮指标。    综述分析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指标体系,经过两轮筛选最后保留的指标分别是对外贸易规模指标省出口总额占全国出口总额比(X1)、省利用外资总额占全国利用外资总额比(X3);对外贸易贸易效益指标高新产品出口比重(X6)、机电产品竞争力系数(X7);对外贸易经济效益指标外贸对GDP贡献率(X8);对外贸易技术效益指标R&D经费支出占出口总额比(X11)、进口技术效率(X12);对外贸易生态效益指标出口贸易废水净排放量(X13)、出口贸易废气净排放量(X14)、出口贸易废渣净排放量(X15);对外贸易资源效益指标初级产品效益度(X16)。    3.DEA模型评价结果及简分析。在DEA模型中剩余11个指标区分投入指标与产出指标(见表5),分别将2010-2012年的数据运用软件deap2.1计算相对效率值,最后求出三年平均值,见表6中的DEA评价值。总体来看大部分省份的DEA相对效率值都在0.9-1之间波动,可见相对差距不大,表明区分强度不大,需结合AHP模型评价值进行综合评价。    (四)AHP与DEA评价结果集成    根据AHP与DEA的计算结果,取均值计算出综合评价值(见表6),从表6可以看出全国30个省份的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AHP-DEA模型排序情况为北京>黑龙江>上海>浙江>甘肃>江西>江苏>广西>广东>内蒙古>辽宁>重庆>福建>湖北>天津>山东>安徽>河北>西藏>四川>湖南>云南>青海>陕西>山西>海南>贵州>河南>新疆>吉林。 
  (五)结果综合分析 
  1.我国东部、中部及西部地区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分析。由综合评价值最后排名,可见属于东部地区的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广西与广东占据前九名中的六个名额,而东部地区的对外贸易总额一直占据我国对外贸易总额的90%以上,也是推动我国经济发展的重点地区,由此可见相对中西部地区,东部地区的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依然较强,我国对外贸易发展形势有望继续繁荣。中部地区的山西、江西、湖南、湖北、安徽、河南基本处于排名的中间部分,可见外贸可持续发展能力相对较弱,需对贸易结构或贸易形式进行改进。最后,西部地区的外贸可持续发展能力很差,几乎所有省份都处于排名的中后半段,可见西部地区的对外贸易模式存在较大的问题。分析发现东部、中部及西部地区的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与该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有较大的关系,东部地区经济繁荣,外贸可持续发展能力相对最好,而西部地区经济发展水平最低,贸易模式存在问题,外贸可持续发展能力最低。由此可见对外贸易发展是促进经济发展的重条件,同时经济发展也是促进对外贸易发展的重前提,两者相辅相成。 
  2.影响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因素分析。根据各指标权重的分布,由表2可以看出排名前六的指标分别是高新产品出口比重(X6)、出口贸易废气净排放量(X14)、R&D经费支出占出口总额比(X11)、机电产品竞争力系数(X7)、进口技术效率(X12)与出口贸易废水净排放量(X13),其指标权重之和为0.715,后11个指标权重之和为0.285,这说明前6个指标具有相对较高的解释能力,是影响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关键因素。其中,X6与X7代表出口贸易中技术性产品的比重,表现了出口结构的优化程度,表明出口贸易不仅做大更做强,同时X11则表明了研发高新技术的力度,三个指标反映出只有国家高新技术发达,对外贸易才能真正长期高效的可持续发展。贸易三废的排放量中的X13及X14是负相关指标正向化后的指标,表明保护环境、降低污染与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息息相关,应该在不污染环境、不损害人们生活质量的前提下合理发展对外贸易,惟有这样拉动经济增长的对外贸易方式才具有可持续性,才有利于我国经济长期健康发展。   3. 我国30个省份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排名分析。由表6可知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排名前三的分别是北京、黑龙江和上海,最后三名是河南、新疆和吉林。结合影响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因素分析,发现由于北京与上海地区经济发展较为繁荣,高新技术发展水平较高,北京与上海的高新技术产品出口比例较高。黑龙江机电产品竞争力系数较高,其中对俄罗斯机电产品出口最多,主是由于黑龙江省与俄罗斯出台了良好的机电产品贸易政策,扩大对机电产品的出口。与此相反,新疆和吉林的经济发展水平较低,河南省主出口农产品和资源性产品,高新技术发展水平较低。西藏排名全国第19位,比部分中西部地区省份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还高。这是由于2010-2012年以来,西藏进出口总额不断上升,尤其2012年进出口总值达34亿美元,增幅居全国第一,进出口总值创历史新高,规模不断扩大,贸易结构也有所优化。 
  四、结论及政策建议 
  基于AHP-DEA模型,本文对我国30个省份的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及影响因素进行了评价和分析,得出几点结论第一,从三大区域来看,我国东部地区的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依然较强,对外贸易发展形势有望继续繁荣;中部地区外贸可持续发展能力相对较弱,需对贸易结构或贸易形式进行改进;西部地区的外贸可持续发展能力很差。第二,影响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的主因素是高新技术研发力度、高新技术产品出口能力和出口“三废”的排放量大小。第三,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排名前三的分别是北京、黑龙江和上海,最后三名是河南、新疆和吉林。结合影响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因素来看,北京与上海地区经济发展较为繁荣,高新技术发展水平较高,所以北京与上海的高新技术产品出口比例较高。黑龙江省机电产品竞争力系数较高,主是对俄罗斯机电产品出口最多,两者之间建立了良好的机电产品贸易关系。由于河南、新疆和吉林的经济发展水平较低,高新技术发展水平较低,机电产品竞争力也较低。西藏2010-2012年贸易规模不断扩大,贸易结构有所优化,排名第19位。 
  结合以上结论与我国实际,可以从以下方面入手来提高各地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第一,实行“科技兴贸”战略,大力推进外贸创新,增强我国出口商品的国际竞争力,鼓励自主创新,建立充满活力的外贸创新机制。第二,优化进出口贸易结构,应加快中西部地区贸易形式改革,尤其是西部地区的改革,加大高新技术研发力度、增加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和发展服务贸易。第三,加强贸易环保立法,提高国民贸易环保意识,健全环境保护法;同时,应加大环保科技投入,发展绿色贸易,推行绿色贸易增长方式。 
  注释 
  ① RI值可通过查表得到。 
  ② 不包括宁夏、香港和澳门的其他所有省份。 
  参考文献 
  1 林振平,胡建荣,孙聘仁.推进外贸经营主体多元化――实现福建省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J.国际贸易,1999(8)51-53. 
  2 许淑娟.关于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的几点建议J.济源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6(1)50-52. 
  3 刘小薇.环境与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分析J.企业家天地(理论版),2007(10)190-191. 
  4 陈秋锋.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内涵和评价指标J.江苏商论,2008(6)62-63. 
  5 侯德文.实施绿色包装促进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研究J.现代商贸工业,2012(17)59-60. 
  6 陈光春,周柯,马小龙.包容性增长视角下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的新内涵J.发展研究,2012(5)76-78. 
  7 赵静敏.基于DEA的江苏省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效率评价J.江苏商论,2007(3)7-9. 
  8 张欣,于萌.辽宁省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动态分析J.中国商贸,2009(15)154-155. 
  9 周妮笛.基于AHP-DEA模型的农村金融生态环境评价――以湖南省为例J.中国农村观察,2011(4)10-19. 
  10蒲艳萍,王玲.我国对外贸易可持续发展能力的综合评价J.国际贸易问题,2007(7)77-82.